haZeeeeee

aph/dr/aotu。最大的爱好是亚瑟柯克兰,什么都写什么都吃:p。

仏英‖余烬

余烬



记忆被揉碎,撕扯,拼凑,只留下一些光怪陆离的画面挥之不去。

冗长的夏日仿佛没有尽头。

男人拉着行李箱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动,身着休闲服,穿着凉鞋,头发被随意绾起,起露出姣好的脸廓,手中拿着旅游指南,眉头稍皱,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看起来一副苦恼的样子。

多年未见,连原本熟悉的城市也变得陌生,一切都与之前截然不同,也不知那些旧友们会有多少变化 。

四年前和现在不一样。

弗朗西斯想到这里把迷路的困扰抛去了大半,迈开步子,欣然往前方走去。

“果然还是这儿好。”

几经辗转,迷路的男人终于抵达故居,他首先检查了信箱,不大的铁匣子被塞地满当。要是有时间整理就把里面的东西拿来读一读吧。

打开紧闭的房门,房间内陈设如初与之前并无多少差别,只是家具上积了一层浮灰。
真难得,这儿还有家的感觉。
要是再干净些就更好了。

打扫花去了他数个小时,他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人一闲下来就会想乱七八糟的事儿,比如现在的弗朗西斯。
当初离开的原因弗朗西斯本人都记不太清,他对于这件事就没弄清过。
单方面发怒,单方面冷战,单方面不告而别,最终两位当事人都狼狈不堪。轰轰烈烈的恋爱还没开始就被隔阂烧的一干二净。
只是稍微逾越了朋友的界限,自己什么都没做错。

此时是11:30。
既然来了要不要联系一下他?

弗朗西斯对着手机屏上那一串数字发了好一会愣,四年没与他主动联系,知道自己回来了肯定会匆忙赶来。

算了......
他扯了扯被子,陷入短暂的睡眠。

弗朗西斯睡的很浅,舟车劳顿并没有给他带预料中的好觉。

一个又一个梦接踵而至,全部都是关于遥不可及的过去。
来到这儿之后可能连未来也遥不可及了。

“早安。”后半夜基本没睡的男人这样说道。

他打了个呵欠,从床上坐起为自己准备早餐。简单的三明治和热牛奶让胃意外的满足,学生时期的自己似乎也经常吃这个,在公交车上和他一起。

这是来到这儿后第几次想到他了。
谁知道呢。

“旅行的目的是什么?”
他低声询问自己然后摇头。

此时进行的兴许就只是一场无意义的长途跋涉。

他倚靠在阳台上,就像四年前他常做的那样。二楼的视野不错,刚好可以看到对面的十字路口和来往的行人,曾经有人每天早上都在那边的街角等待自己一起乘公交。

曾经。

窗外的法国梧桐正茂盛。铺天盖地的绿色和着天边缱绻的微云勾勒出一副绝妙的风景画。

他木讷地保持那个姿势许久,直到视线所及的地方多了些扎眼的金色才扯会思绪。他眯起眼,仔细打量那个不速之客。

那是个金发男人,身材匀称,穿着和普通的上班族没什么两样,稍不注意就能混入人群销声匿迹。他站在信箱的正前方,同时埋头在公文包里翻找什么东西。

那人看着真眼熟,弗朗西斯想着。他稍侧身,躲在了深色窗帘后。

男人把类似信件的东西塞进信箱转身离去,嘴角微挑似是在微笑。

弗朗西斯蜷缩在阳台一角,没出声。

确定男人走之后他才下楼走到信箱旁。
打开,把信件全部取出,简单整理。容易至极的几个动作却让他莫名慌乱。

那些信都是由一个人写的,毫无例外都使用棕色信封,好看的火漆封口,右下角的“AK”字迹熟悉,像是在刻意强调什么。

信被按时间顺序再次排放。弗朗西斯拿起第一封,用略有颤抖的双手打开。

「想必你现在一定离开了吧,以这种方法和你交流只是一种自我安慰。至少让我心里舒服点。
我从来没有想过责备你,我只是不解,害怕。怕离你过近就连朋友也做不了,这种感觉我不知道你能否理解。为此,为自己的懦弱,在你亲吻我时我把你推开,对你破口大骂。
如果你认为这件事是我错了我道歉,希望你能消气,有些东西我可以感觉到,我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
我觉得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不是那种会不告而别把挚友丢下的人。
等你回来。
                                                                   AK .」

「距你离开已经有三个月了,这三个月不知道你过得怎么样?那座城市有趣么?生活适应了吗?
我希望你可以在你闲暇之余主动联系我,当然,我不强求。
...如果你在那儿能过上比之前更好的生活我倒是更愿意你留在那里。不要总是喝酒,注意身体。
我是不是应该学着尝试你的离开。
午安。
                                                                  AK.」

「一年零七十四天。我昨晚梦到你了,梦到那件事,如果能重来一次我一定接受那个带点酒味儿的吻。
我至今都不认为你会喝醉。富有浪漫情调的法国佬总会总会托着高脚杯对不会喝酒的老友炫耀他的酒量,就像咱们之前那样。
你跑到我家,浑身酒味儿,像是喝多了有些神志不清,和我说话时甚至有些语无伦次。
“亚瑟...我......喜欢你。”
拥抱,吻。一切对于我来说太过突然。
发怒,推搡。我拒绝与你联系你却不告而别。
如果你能回来亲我多少次都无所谓,真的。
                                                                  AK.」

「我头一次感到害怕,长久的失讯让我自己都不敢坚信你一定会回来。生活开始有了一些改变,我无法接受的改变。
我很想活在过去,弗朗。
你能再给我机会吗?
我还在等。
没有缘由的哽咽越来越频繁,感情像是你所谓红酒,时间越久味道越香醇,越苦涩。
有些时候红酒是个好东西。
                                                                  AK.」

「平安夜的烟花,你看到了吗?就在咱们原来常去的那条河边。
那些东西一如既往的美,虽然只有一瞬间却值得人们永远记住。我和你可不是一瞬间的交集吧?从小到大,从学生到工作,从朋友到相互暗恋,从相聚到分别。很长的时间,很长的记忆。
你的名字像是被刻进了我心里,永远不会消失。虽然说这样的话听起来有些做作,但它的确发自肺腑。
来年一起看烟花吧,如果咱们俩能见到。
平安夜快乐。
                                                                  AK.」

「在印象里你一直很喜欢艺术。我在努力学习那些知识,想让你回来之后看见一个更完美的亚瑟.柯克兰。
在闲暇之余我经常读书,以此充实自己的精神世界。
被工作搞混头偶尔也需要精神放松,对吗?
想听我可以给你念,我记得你原来这么要求过我。
                                                                 AK.」

「抱歉近一个月没有给你写这些,我的身体出了点儿小问题。去医院检查做了个手术之后就并无大碍了,不用为我担心。
我常会想“要是弗朗西斯能来医院看我那还有多好。”但空想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此时我连你的电话都没有。如果你能来你一定会做上许多“美味料理”,带上一束鸢尾花,并把我好好奚落一番。
少了与你的拌嘴生活很无趣。
                                                                 AK.」

这只是很多信中的一部分。
弗朗西斯调整自己的呼吸,尽量收敛情绪让自己显得平静。
该死的,我怎么没早些回来。

还有最后一封——

「也许我只适合活在过去。
偶尔还期待着在把信塞到你的邮箱里时可以看见你正巧在眺望远方。这只是奢望,几率为零的事实。
你会不会已经把我忘了,在那里娶妻过上自己的新生活。
这种坚持让我自己都为之惊叹。
以及我大概已经学会喝酒了,每晚喝到烂醉如泥挺舒服。
你回来的时候咱俩一醉方休?
                                                                 AK.」

亚瑟下班后已经是7点。夏夜的风没有带来丝毫的凉爽感,保持着它一贯的燥热让人的心绪也随之不安。
“和往常一样步行回家吧。”他这样对自己说。

家门口似乎有人,刚下班的工作者提高了警惕,在离家还有二十米左右时停下了脚步。

那人穿着不修边幅,金发,下巴上仍留有胡茬,拿着瓶红酒倚靠在门边。看见有人满朝自己走来便朝他勾唇浅笑。

“Bonsoir,要不要一起喝杯酒,今天是谁跟我说要一醉方休?”

男人好看的绿眸里满是惊诧,随后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欣喜。
“乐意之至。”


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余烬中复燃。



—fin—


written by.恒里

给某个小可爱的点文.xx

【天使组】雨与伞

雨与伞



天使组.

学生英x游客伊

街头偶遇




我热爱阳光,但我生在一个多雨的过度。

也许生活就像伦敦,阴沉,潮湿,但当阳光透过雾霭时却能带来一些难以言喻的美感。
雨已经成为生活的常态了,周一多云,周二小雨,周三到周六天空一直持续那种半阴不晴的黯淡天气,直到周日,天气预报才给出了一个令人欣慰的好消息。

Sunday is a sunny day.

“现在去特拉法尔加广场读书是个不错的选择,今天肯定是个好天气。”金发的年轻人这周头一次露出这种笑容,干净亲切。

初晨微云缱绻,阳光带来温暖舒适的温度,即使只穿着单薄的外套也不会有丝毫的凉意,秋日的晴天总是这样,让人不得不说它真的棒极了。

思绪从书的第一页开始,不断地被拉长延伸,比起这个单调甚至可以说是枯燥的地方,还是精神世界更适合Arthur。

精神是源源不断的,就像一股股清泉在荒原中蜿蜒,不断汇聚凝结,最后成为江海奔涌澎湃,把荒原变为绿洲,把势趋干涸的世界重新填满。
但是在这种多雨却又富于历史文化的地方,永远都不会缺少这些东西吧。

可惜天不尽人愿,谨慎聪明的绅士也有失算的时候,冰凉的雨点把他从另一个世界扯回现实。
Arthur起初是有些发愣,但书上逐渐变多的灰色原点不得不让他再次面对他讨厌面对的真实处境--晴转小雨。

因为是周日并且天气不错,特拉法尔加广场的人不算少,一时间撑开的雨伞像是热带雨林雨季后忽然间窜出的蘑菇。颜色艳丽,但也宣告着不能接近,他们有危险。

男人眼神不免有些黯淡,只得把书本合上揣进衣服,他可不想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雨,把他的精神食粮弄成一文不值的破纸。他静默在雨中,看着人潮涌动,和那些晃得眼睛生疼的伞。

他独自一人在街道中穿行,被雨水打湿的外套让他显得更加清瘦,他把怀中的书搂的更紧了点儿。
寒冷让他打了个哆嗦。

不知道是不是雨停了,有那么四五秒天上并没有落下雨点儿,Arthur有点儿庆幸,这场雨没有持续太久,正当他准备抬眼看看雨后的天空时,他发现他错了。
眼前是花,很多的花,他的身后躲着一个棕发少年,笑的很开心。

他们站在路边,开始了第一次的简短交谈。
“ciao.先生你为什么不打伞呢?就算不是冬天但天气还是挺凉的...”Arthur把少年上下打量了一番,雨伞上画了很多花,在这个灰蒙蒙的世界里算是十分醒目,头发有点儿乱,白衬衫外面套着栗色开衫,笑起来没了眼睛,但是很可爱。

Arthur一时间有些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个谋生人的友善,只是把薄唇轻挑,让自己在别人眼中看起来亲切些。
“因为,我喜欢雨啊,淅淅沥沥的声音让人安心。”Arthur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说谎,却还是不由自主的说出了这番话,没有理由。

伞真的很大,两人站在一起也没有丝毫的拥挤感,少年睁开了他的眼睛,那是一种偏琥珀色的眸子,就像是清澈湖水下藏着些不可言喻的东西,仿佛一眼就能看透,但仔细品酌你却发现其实你并不是很懂,水深处熠熠发光的到底是什么。

“的确如此,英国的雨虽让人很苦恼,但是都会给人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呢。你说对吗?”他又开始笑了,像地中海那边的天气,热情,温暖,极易靠近。

“对。”Arthur也笑了,这场雨仿佛把冷淡寡言的他与别人的距离拉进了些。

“先生,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笑起来很好看?”少年保持着他亲和的笑容,他瞅了瞅手表,稍叹口气,把伞递给Arthur,欠身从他的背包中拿出另一把伞,撑开后同样是绘满了鲜花,绚烂无比。“伞就送给你了,我的哥哥还在等我,愿你能有个好心情,再见啦先生,别再淋雨了。”

少年匆匆跑开,不时踩上积水溅起星星点点的水花,Arthur伫立在哪儿,看着他消失在街道的另一段。

“没有,你是第一个。”

“谢谢你,伞很好看。”

written by.恒里